「碰!!」在他們家中,爆炸已不算什麼稀奇的事了,尤其是這小女孩在的時候。

 

「太好了!終於完成了!真是累死偶了.......」在一團黑煙中,伊芙望著「自己」覺得色香味俱全的早餐,滿意的笑笑。

 

「嗯,該叫哥哥起床了。」她想。

 

把烏黑的手和臉洗乾淨後,跑到他的臥房門前。小女孩背靠著門,深吸一口氣........

 

「好!來吧!」轉身........

 

「起床了唷~~~!達令~~~」她對著門喊道,並同時做出自認為美國總統看了也會狂噴鼻血的性感動作。把自己哥哥當老公養是她的習慣。

 

欸?怎麼沒反應?

 

「好樣的你,呵呵呵........」學著電視裡的台詞,她詭異的笑著。

 

衝!闖入!跳起!旋轉!落下!

 

「咚!」

 

「咦?人咧?」撲倒在床上的女孩東張西望,就是不見自己哥哥的蹤影。

 

「我..........我在這裡,下面!」好不容易擠出這幾個字,男子虛弱的說。

 

「啊!懷特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女孩露出關切的眼神,看著趴在地上成大字型的男子。

 

「還不是你害的!」爬起時不忘好好教訓自己的妹妹「妳到底又做了什麼東西?」

 

「你你...........你又來了啦!!!」女孩大哭「每次早上都要...........發一次起床氣............每次都這樣!!」

 

「我告訴妳小鬼頭,妳要是在哭的話,會嫁不出去的唷!!」對女生就是要用這種方法才夠嗆。

 

女孩不理他,繼續哭。

 

「呃........」他承認自己對她真的很沒輒。

 

什麼嘛,用食物把妳哥給震飛之後,又用哭聲來摧殘他的耳朵。

 

「你別、別想用這招來威脅我,以、以後伊芙只要嫁給你就行啦。」她用充滿鼻音的語氣說道。

 

這句話雖短,但影響力卻不小。它害正滔滔不絕在安慰女孩的懷特,狠狠的咬到舌頭。

 

「嗚!..........不不不不要!!!」他大喊,臉上寫滿恐懼,並把身子縮到冰冷的牆角「我怕女人!!」

 

「白痴。」

 

啥?

 

「去吃早飯吧。」望著一絲不苟的伊芙妹妹,懷特吞了口口水,不知怎的有一種自己變得好遜了的感覺。

 

走往客廳的走廊上,突然變的好安靜,唯一的就只有腳經過木質地板所發出的「嘎茲」聲音。懷特目不轉睛的瞪著自己的妹妹,想趁她終於忍不住想笑時訓她一頓。這時,一種生物打斷了懷特的思緒以及空氣裡的寂靜。

 

「汪!汪汪!!」一隻叫饅頭的米格魯,從轉角衝出,不停的搖著尾巴,絲毫沒注意到方才的氣氛有多麼奇特。

 

「啊!你早啊!」基於紳士應遵守的基本禮貌,懷特還是勉強打了個招呼。

 

來到飯廳,一眼望去..............

 

兩個盤子裡,裝滿一種黑色的黏稠生物,無數隻觸角在空中擺動,而且很明顯的越來越大。

 

「呃..........妳確定他不會吃了我們嗎?」在這種時候想保持冷靜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在說什麼?應該是我們吃了他吧。」懷特可以將這句改成「你是笨蛋嗎?這只不過是長的比較奇特,又有觸鬚,看起來攻擊力很強的食物而已啊?」

 

「可是.......妳這盤生化武器........不不不........是美味的早餐..........呃........也長的太奇特了吧!」他不知道現在是該哭還是該笑。

 

「你少說廢話了,快吃吧!」伊芙臉上絲毫沒有害怕,反而神情自然的拉開椅子坐下。

 

「啊?好........好.........」

 

等到兩人都坐在位子上時,懷特終於鼓起勇氣,對自己的妹妹坦白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

 

「伊芙,聽我說,我..........真的沒辦法吃你做的早餐,所、所以........」雖然已下定決心,但在說時仍不自主的發抖。他是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是孬到一個極點。

 

「快吃!不吃我就磨爛你的命根子!」拍桌並用童音大吼的伊芙,顯然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做的食物真的不是給人吃的東西。

 

「什麼!!你想怎樣!!我就是不想吃你做的早餐,你想拿我怎麼樣!?嗄!?」聽到這句話,懷特也跟著火大了,昨晚明明就沒怎樣就被踢小鳥,現在又被威脅。真是的,小鳥是長在你身上還是我身上啊!?

 

「你...........」

 

「怎樣?嗄!?」不識相的他還是繼續挑釁。

 

「我會讓你的小鳥打到找不到家唷..........」伊芙收回原本的滿臉怒容,用燦笑來面對另一人,而這傢伙似乎也察覺到這莫名奇妙的笑容一定是自己妹妹即將發飆時的招牌表情。

 

「咦?...........嗚啊!不、不要啊!!走開!!.........啊!不要亂拉啦!!喂!!...........啊我不是說.........不要,快住手!!我說不行你有沒有在聽啊!?」

 

「怎麼樣?好不好玩呀?」

 

「好、好玩妳個頭!!......不要!!求求妳!!.........快住手啦!!」

 

這時懷特的長褲已被疑有暴力及性侵行為的伊芙給脫到露出名牌的灰色條紋內褲,女孩撲倒在男人身上拉扯他的褲子的動作,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在【交配】。

 

「嗚.......伊、伊芙.......唉唷我不要啦!!拜託啦!!嗚喔!!不、不行!不能再脫.......我不是跟妳說......」男子的面頰泛紅,眼角也誇張的溢出一咪咪的晶瑩淚珠,雖然以這種語氣跟自己妹妹求情真的很不像話,但總比被非禮好。

 

「嘿嘿嘿嘿嘿.........這個角度剛剛好.........完美............」

 

這時,他們家的老舊電話響了起來,刺耳的聲音聽在懷特耳中卻非常美妙,它適時拯救了懷特的命運。

 

「咦?唉..........」伊芙原本閃閃發光的眼睛,一下失去了光彩,嘟著小嘴,走路咚咚響的她,走到電話前接起電話.........

 

「喂?........啊!是月子姊姊呀!!怎麼了嗎?..........嗯.............嗯.............咦?真的耶!?好好,我們馬上過去......好好.......唉唷別客氣啦......」

 

 「要是妳能以這種態度對待妳哥就行了。」懷特心裡想著這句他打死也不敢說出來的話。

 

「好好好,那就這樣囉!待會見~~~」掛上,轉頭面對早已把褲子穿好,卻忘了把拉鍊拉上而又再度露出內褲的超級大白痴,而後,從背後奇蹟似的拿出紙和筆,沙沙沙的寫,遞給懷特。

 

「這是什麼?」

 

「少囉唆!!快去電話前給我站好!.........對,就是這樣。現在把話筒拿起來,撥給幼稚園........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快動手啊!?...........好,很好,你就照著我寫的紙條說,明白嗎?」

 

「明白.........」

 

撥完按鈕,按下通話鍵,懷特吞了口口水,滿頭大汗,深怕背後的惡魔會突然捅他一刀。

 

「喂?!啊!我是伊芙的家長,呃.............今天她生病了........ㄕ、燒,燒到!?喔!她燒到四十多度,所以......呃......所以必須待在家裡養病.........喔她沒事,請老師放心。」掛上,望了望好像要用眼神殺了他似的女孩。

 

「這樣就行了吧?」

 

「接下來你要打給你工作的地方.............對,就是咖啡店,告訴他們你今天不能去了。」

 

「啊?是,是........喂?啊是我!我是那個服務生懷特啦!小懷?小懷也可以啦......我今天有事所以不能去了,喔因為...........呃.........我家妹妹生病了需要照顧,請見諒..........呵呵呵...........真的很抱歉,好,那就這樣囉!」

 

「很好!好啦,快吃早飯吧!既然你不想吃我做的早餐,就吃冰箱裡的蛋糕吧!」

 

「不過到底為何要這麼做?」不是懷特故意要忽略她,但他心中真的有好多疑慮。

 

「喔~~你忘了嗎?今天是布萊克的生日呀!同時........也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們要去他們家慶祝呀!!」雙手合十,眼睛突然變成閃光的伊芙妹妹說。

 

正從冰箱拿出看起來比伊芙做的好吃一百倍的食物,連冰箱門都沒關就等不及似的一口吞下整塊蛋糕的懷特,又被狠狠的咬到舌頭,不過這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不過在那之前,你先把褲子的拉鍊拉上。」伊芙冷冰冰的說。

 

呃?搞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歡迎來到~ 兩萬點閱率人次俱樂部!

blackmoon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