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啊~~~~啊~~」

布萊克盥洗完後從廁所出來,沿著走廊走到客廳,途中還打了好幾個醜的要命的呵欠。

「啊?啊!是罐頭啊!你早!」

罐頭是隻虎斑小公貓,興趣是在男主人手中留下一道一道的血痕,一邊看他哀嚎,一邊享受女主人因讚許而給的貓糧。

「切!不理我.............貓咪總是站在月子那一邊.........」他想。

來到客廳,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姐姐 - 月子,目不轉睛的望著電視。月子是小學老師,除了教書外,她平時最常做的事就是看電視,尤其是愛情肥皂劇,就算裡頭的男女主角在怎麼胡搞瞎搞,她也能痛哭流涕,只不過在教訓弟弟時,卻殺人不眨眼似的一滴淚也沒流。

不過,話說回來,他妹妹也不是什麼正常人,這位當護士的妹妹是家中唯一看鬼片還能笑到快斷氣的怪胎。

「喂!我不是叫你快去嗎!?」手中抱著罐頭,目露凶光,齜牙裂嘴的愛子,不停的催促他。

「好啦好啦!吵死人了!真是~~~」

罐頭自愛子手中跳下,跑到愛子腿邊磨蹭她的褲管,並發出咕嚕咕嚕的撒嬌聲音。

「你這臭東西,我要彈你鼻子!!」看到這一幕,明顯感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布萊克又走回愛子身邊想彈貓咪的臉。

而這,正是他所犯下的最大錯誤。

 「啊!!」愛子為了制止自己哥哥做出如此幼稚又無理的事,便大大跨出一步.........剛好就踩到罐頭黑色的細小尾巴而滑了一跤。

不知上天是想處罰睡懶覺的人,還只是單純的想幫助弱小生物不被虐待,當愛子滑倒時,揮舞的手正巧碰到布萊克敞開的褲袋,就如同登山者快墜崖時拚命抓住山崖邊的細樹枝不讓自己掉下去一樣,不管怎樣就給他這樣一抓.............

「噢!!我的褲子!!」伴隨著「唰!」的一聲,布萊克死命的抓住自己的褲子,但為時已晚,他的褲子是命中注定要被拉下來的。愛子的重力加速度,讓布萊克剛買的藍色格子內褲大喇喇的露出。

「你這個...........大變態!!!」「大色狼!!!」

連「你這女人拉什麼拉啊!?」都還未說出口,布萊克立即被兩個兇巴婆,包括還搞不清狀況的月子,給炮轟了。

罪魁禍首 - 罐頭小貓咪,睜著墨綠色的大眼珠,完全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你給我滾出去!!」愛子歇斯底里的大叫,月子發現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便閉上嘴巴,乖乖的看電視。

「欸!你拉我褲子的帳我還沒跟你討呢!」

「你...........」

匡啷!

「好啦好啦我走我走!!」男子得一邊逃出家門一邊閃躲飛過來的鍋碗瓢盆,要是一個不小心就會被K壞腦袋「別這麼激動!我開玩笑的啦!!」

「我........我...........我要把你關在門外!!」

「切.............」好不容易終於逃到屋外,一邊喘氣一邊擦汗的布萊克現在恨不得想趕快離開這裡去買早點,尤其是現在電視機裡的男女主角的對話更激起他一肚子鳥氣:

「讓開!!我已經不要妳了!!妳快走吧!!」「啊!老公~~~~!!!」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歡迎來到~ 兩萬點閱率人次俱樂部!

blackmoon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