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

好暗..............           奇怪的是周遭的事物還是看的一清二楚,不,還是不要看好了。

不知為何,自己的身體好像不需指引,就能前往目的地。

哼著莫札特的安魂曲,腳步頓覺輕鬆了起來。

最後,來到一扇門前。       打開...............                 

在這不到半秒的時間內,他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一種好像會被某個巨大怪物玩弄於掌心的預感。

當然啦,他完全不放在心上,認為只是自己心裡的妖怪作祟罷了,不,也許他還是有些不安,但決定不予理會。

在那扇門後面,映入眼簾的,是..........

哇塞!!!!!!                                        

自己一輩子的死對頭懷特,開著閃亮的紅色凱迪拉克,朝他直奔而來!

閃亮亮的車身,車內播放著貝多芬的快樂頌,隨著車子的移動,樂音愈來愈雄壯,震耳欲聾的大合唱一波接著一波衝進他的腦門,他完全不知所措。

白衣人開著車衝向不知所措的黑衣人,這種場面一定精采到永生難忘,不,是緊張到虛脫!

在這生死一瞬間,黑衣人的口袋裡,憑空出現了一把左輪手槍。

這種時候,一般人當然會拿起來朝敵人胡亂掃射一番,管他噴出來的是血還是人頭。

但這白癡也許是發現一絲希望,所以太興奮了,結果.............

在拔出槍時,不小心扣動了扳機,子彈由原本是救命恩人的手槍,以音速鑽進了主人左邊的睪丸!!

「噫呀~~~~~~~~~~~~~~~~~~~~~~~~~~~~~~~~~~~!!!」

這人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從天堂掉到地獄。

慘叫聲迴盪於這個空間,這個連到底是哪裡都不知道的空間。

奇怪的是,竟然連一點血或人頭都沒有噴出來。

不過,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接下來,那白衣人突然從另一個方向,騎著看起來好像好幾年沒洗的哈雷機車,不知如何辦到的兩手各夾著四把水果刀,以鬥牛朝著紅布衝過去的那種氣勢,殺到這彆腳面前。

每一把水果刀上都倒映著那從地獄最深處衝來的淒厲惡鬼,他獰笑著,眼神就好像是在面對可悲的獵物一樣犀利。

就在這一刻,黑衣人像是本能終於突然覺醒,以光速衝出這危險之地,以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速度往面前不知是光明還是黑暗的未來衝去。

後來他才發現,原來這裡是座迷宮,奇怪,剛來時明明是走廊啊!

不過跟先前一樣,還是不需指引,就知道該往哪裡走。

背後機車的引擎聲越來越清晰,他不敢往後看,深怕那不是人的傢伙右手開車,左手騎機車,左右腳再給他騎個腳踏車,這樣不可思議的朝他直衝而來。

背後那傢伙不斷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彷彿想把他的靈魂以及肉體給吞噬掉。

就在白衣人快追上時,氣喘吁吁的黑衣人面前出現了一個好像也會要人命的人影,她是..............

他瞬間停下腳步,險些撞到她,看著眼前這自己多麼希望是救命恩人的女人....................

是他妹妹愛子!!

「愛愛愛愛愛愛愛愛子!!」他連話都講不清楚了「你怎麼會在...............不不不...........拜託!告訴我該怎麼做!!」

她沒有回答。

突然,從她背後冒出另一個人.................

唉唷!!!怎麼又是自己家的!?

是他紅透半邊天,以凶悍聞名全世界的親姊姊!!

「月子!救我!我不想死在這裡呀!!!」

「這裡輪不到你說話,布萊克。」

「瞎米啦!?」他感到莫名奇妙,發覺這裡能救她的只有自己的妹妹愛子,於是將視線移向她「啊我知道!!你一定會救我對吧!?」

「懷特上次借你的500元午餐錢,你也還沒還。」愛子說。

「我發誓!只要你們幫我把這發瘋的混帳給搞定,我馬上還他錢!

「呵呵.........呵呵呵........」那快要令他崩潰的兩姐妹,輕聲笑著。

突然,那兩人的手變成又粗又長的繩子,緊緊纏繞住他的全身..........

他不得不回過頭去-

「布~~~萊~~~克~~~!!!」只見懷特騎著不知為何在室內也能騎得塵土飛揚的機車,引擎聲中還夾帶著低沉的咆哮,朝他直衝而來..........

 

愛子從門外進來到現在已經很久了,認為要是再不叫這在床上扭來扭去,咿咿呀呀且眉頭深鎖的男人起床,他一定會悲慘的從床上滾下來,摔個狗吃屎,而且不管怎麼說,今早的陽光真的是太燦爛了。

「喂喂喂!!起床啦!!快給我醒醒!!」

「嚇!!」                 「碰咚!」

愛子滿臉驚愕的看著這站在床上,左手拿枕頭,右手拿拖鞋,嘴裡還塞著床單不停喘氣的老兄好一會兒,但始終不知他在幹啥。

「呼呼呼呼...............原來是夢啊!還真是剉到我了!」男子在一陣喘息之後,便坐回床上,仰起頭來,想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是喔!那真可憐。不過你要知道,我也被你剉到了。」話雖這麼說,看到自己哥哥被嚇成這樣,愛子心中不禁起了惻隱之心。

「以後還是不要用暴力手段叫他起床好了。」她想。

男子望了望她,然後看看時鐘,認為自己被那怪夢搞到還沒睡飽,便倒回床上決定繼續睡,暫時阻隔外界的干擾。

不過他倒沒想到,自己那任何事物都無法抵擋的恐怖妹妹的火氣已漸漸飆高,並逼近臨界點。

「對,沒錯。除非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再也不會使用暴力手段了,我要用言語恐嚇他........」她想,並深吸一口氣,大喊。

「我說,快起床!!你再這樣我就脫你褲子!!

他還是不理她,但很明顯的下意識把褲子緊緊拉好。

「喔?是嗎?」她微笑著,並暗自決定這次不用球棒或檯燈也絕對要把這傢伙從床上挖起來「你...............再不給我起床,我等一下把姊姊找來,你就有的瞧了。」

那傢伙像是背被大頭針刺中似的,從床上直立起來,這才讓愛子發現床已被他所流出的冷汗給弄濕了。

「啊?姐、姐姐...........?」

「是啊!」

「我...........我..............我不要啊.............」

「不要就快點給我起床,還有,順便去買早餐,三人份的喔。」

「可是.........我現在不想出去........」他越說越小聲「你們為何不自己親手做呢?你們都是女人不是嗎?」

「那我和姊姊做一個威力足以摧毀世界的荷包蛋,你覺得如何?」

「呃...........我馬上去買...........」

「嗯!真乖!你真是我可靠的好哥哥!」說完她就關上房門離開了。

目送著自己妹妹的離開,並想到不管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裡,他的命運總是那麼的悲慘,不禁泛起晶瑩的淚珠。

「啊!這早晨實在是................太美好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歡迎來到~ 兩萬點閱率人次俱樂部!

blackmoon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ilejohnny
  • 你打的文章好深奧@ˇ@ 我來灌水 順便看文章囉~
  • 你打的很好唷!我很喜歡!嘿嘿嘿嘿嘿.........

    blackmoon21 於 2009/12/07 21:47 回覆